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维C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郑英,连续7年同时担任两个班的班主任,教育部“国培计划”专家库成员、全国优秀教师、浙江教育年度十大影响力人物、浙江省春蚕奖获得者、感动杭城十大教师,《教师博览》《班主任》《班主任之友》《中学政治教学参考》封面人物,《教师博览》《中学政治教学参考》签约作者,在全国核心刊物上发表论文100余篇、在全国范围内做班主任专题报告200余场、著有《班主任,可以做得这么有滋味》一书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的另类教育故事二  

2012-01-19 09:36:32|  分类: 教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当箭在弦上,不要当“黔之驴”

 

他日,驴一鸣,虎大骇,远遁;以为且噬已也,甚恐。然往来视之,觉无异能者;益习其声,又近出前后,终不敢搏。稍近,益狎,荡倚冲冒。驴不胜怒,蹄之。虎因喜,计之曰,“技止此耳!”因跳踉大 ,断其喉,尽其肉,乃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——《黔之驴》

初中时,认真诵读《黔之驴》,已是滚瓜烂熟。如今再读此文,竟别有一番滋味上心头。由此联想到我们教师,是否也貌似强大,令学生“大骇”、“远遁”,“然往来视之,觉无异能者”,虽不至“断其喉,尽其肉”般惨烈,但也开始出言不逊、恶语相向,教师的教育生涯不必说,自是凄凄惨惨戚戚。

在学生“往来视之”时,对这番试探教师需要明察秋毫,拿捏火候,如果是涉及原则问题,而且事出突然,对方已把箭搭在弓上(如果是我们把箭搭在弓上还可以“引而不发”),也是需要绝地反击却又不愠怒于色,决不可当“黔之驴”,这常常胜过苦口婆心和千言万语。犹如只有经历过暴风雨的冲击,才能衬托出雨过天晴、大地如洗的美好。

2004年7月,中考成绩如当时的季节一般火热,如愿把第一届学生送入更高一级学校,正准备缓口气,领导找到我,亲切温和的希望去接新初三某班。新初三某班,据说出了一些人物挺有个性,但凡当过几年老师的人都知晓这“挺有个性”的丰富内涵。想到刚顺利毕业的伟伟都能在我手上歧路归正,区区“挺有个性”应该不在话下吧。就这样,我走马上任,接手这个“挺有个性”的班级。

 

学生视我为“隐形人”

报到当天,我就见识了一位“挺有个性”的学生——小杰,单从出色的成绩中可以看出小杰的机灵与聪慧,这或许成为他“挺有个性”的资本之一。这天,他意料之中的迟到(从前任班主任口中得知这是一个迟到专业户),迟了16分钟。补充说一点,为防学生找一些诸如“我不知道几点报到”之类的借口,我头一天已经把注意事项一一告之家长,未雨绸缪,防患于未然,这对大部分学生确实有效,但对小杰没起到作用。

我将时间安排表写在黑板上,学生按要求有条不紊地交费、交作业、搞卫生、领发新教材……我一面频频看表,一面思肘着如何把好与小杰见面第一关。坦白地说,这16分钟内,我作过三个决定:第一个5分钟,如果小杰能赶到,我将微笑着用眼神示意他先回座位;第二个5分钟,如果小杰能赶到,我将面部表情平静地示意他回座位;第三个5分钟,如果小杰能赶到,我会用眼神示意他在门口停住,提醒一句“今天你迟到了X分钟”,然后再让他回座位。

第16分钟,我终于听到有脚步声,这脚步声听起来挺悠闲,他以为他在闲庭信步。这脚步声越来越近,我快速做了第四个决定,我将用眼神示意他在门口停住,提醒一句“今天你迟到了X分钟”,然后再让他回座位,待他交费用时询问为何迟到这么久。

可他完全没有按我的预想前进。他终于出现了,蛮俊朗的面容,后来得知他常自称“学校第一帅”,看来这或许是他“挺有个性”的第二条资本。可进来的德行实在与他的面容对不上号,只见他书包垮垮地挂在双肩上,几乎要滑下来,连着把衣服往后扯,拖着脚步懒散而机械地带动整个人往前行。面对讲台上挺直腰板的班主任,压根没有正眼瞧你的意思,挑着眉毛嘴里哼哼着径直往座位方向走去。

在这几秒里,我快速运转,自己是否该容忍这一幕,这可是他对新班主任的第一份“见面礼”,如果这次不摆平,想必他眼中的我也不过如此。从其他同学那灵活的眼神和安分的举动可以判断出,他们听说了我是颇有几下子的班主任,小杰也应该有所耳闻。我用模糊的眼光环视一下全班,他们正襟危坐地看着我,等着我怎么收拾这场面。

刹那间,我拿定主意,不能就此放过,我需要教会他懂得什么叫“尊重”。于是我大喝一声“出去!”根本不用正眼瞧他,只是用眼角留意他的举动。他一愣,随即猛一个转身,径直往外走,本以为他走到门口会自动停住,殊不知他就是“挺有个性”的主儿,他直接往外走一直往外走,他分明有“充分”的理由:是你叫我出的的。听着渐行渐远的脚步声,我又大喝一声:“回来。”他一路折回来又直接奔往座位,他就是这样“听话”地对抗你。怎么这么不上路呢?我再次狠狠心:“出去。”待他走远,又是一声大喝:“回来。”……如此三番,班里学生忍不住窃笑,又觉得不合时宜,赶紧捂住嘴或是趴在手臂上压住笑声,但也分明在看热闹。

终于,小杰怒了,恨恨地瞪着我,那眼神分明告诉我,“什么意思,耍我?!”我这才冷冷地转向他,高昂着头,但把语气放柔:“迟到了,该怎样做?如果以前父母、老师没教过你,那今天开始,我将是你的班主任,这个规矩就由我来完成,这是我的责任,也是我的权力。”几句话下去,小杰碰了个软钉子,心里不满又理亏找不着词。最终敬了个礼(其实只是抬了一下手)说声:“报告。”我这才走过去,跟他并肩战立,边做示范边发指令:抬头、挺胸、收腹、肩膀自然后张、双脚并拢、前脚掌60度张开、双臂夹紧、四指并拢、中指对准裤缝、拇指对准食指第二关节……小杰本不情愿,见我这般认真(无论是指导动作还是对事情的追究),自知蛮缠没好结果,只好跟着做动作,一次比一次到位起来,这才让他回位。

我接着大步踏上讲台,对着大伙说:“如果以前没人教导过你们,我不责怪,但如果我指导你们时,不予以听讲,我就认为你们一定在推脱,把责任全推给老师父母,你们说是不是?”学生哪敢说不是。

这一回合我完胜,对这类机灵却有点“拽”的学生,第一回合很是关键,大庭广众之下,他在试探我的虚实,其他同学亦在“围观”,如果他们发现老师的“营寨空虚”,不过是“黔之驴”,不久的将来,便会大举进攻,到时面对排山倒海之势教师自然败下阵来。岂止学生如此,周遭不也这样吗?

接下来我思考着如何找机会亲近小杰,毕竟是一位心性极高傲气十足的孩子,我的做法难免让他有些难堪。只是他已经把箭搭在弦上,而且拉满了弓,我是不得不发的。小杰,你可知当初郑老师的狠劲并非本意,多少有些无奈,所幸他两个月后明白了这一点,这是后话。

 

学生问我“算老几”?

第二周周二,下午第三节自习课上,学习委员把课堂情况记载表交给我,赫然发现下午的美术课有琼琼的名字,原因是吃薯片,这可要追查了。

开始伊始,我照第一届学生的规矩,允许带零食,理由有三:纵观众多学校,明文规定不许带零食,可留心观察,却发现口香糖胶遍地、食品包装飘飞,可以想见“不许带零食”不过一纸空文。检验是否带零食,还有一个简单办法,到各班垃圾桶转一圈便可知晓。既然形同虚设,那一纸禁令不成摆设?此其一。其二,规定学生不准带零食,众多教师自个倒是带的,这岂不是“只许州官放学,不许百姓点灯”的又一翻版。其三,不排除有些学生真得起床晚了,又担心迟到,所以来不及吃早饭,忙不迭赶往学校,这样意味着一整个上午都得挨饿,既不利于身体健康,也无助于听课效率。基于此,我明确宣布,我班可以带零食,这一规定自然得到全班人民的拥护,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有老师胆敢明确规定允许带,我在班级中的人气自然又上升了一级。

且慢,既然我们的零食是为了身体健康,就必须有规定,学生忙不迭赞同,老师你说吧,哪些不许带?我说这无法一一列举,只能规定哪些允许带。学生又一次觉得我说得在理。第一牛奶类(不能是饮料或其他含乳饮品),只许纯牛奶或酸奶;第二水果类,只许带苹果,数量不限,但不能是其他水果。学生纳闷为什么不能带别的水果?我说允许带水果,到时你们捧个西瓜来,我该怎么说?学生狂笑,再次见识我的先见之明;第三干粮类,只许带面包或蛋糕,不能含奶油,这玩意儿万一掉地上易滑,也不易清理。同时三个限制条件:一是禁带其他零食,二是不能课上吃,三是不能破坏卫生,无论是班级还是其他公共领域。违反以上条例者,从当日算起,一个月之内剥夺带零食的资格,因为权利只能保障给懂得行使的人拥有,学生个个拍胸脯保证能做到。自此,我们班的卫生居然还再上一层楼,因为鲜有人士愿意被剥夺一个月的带零食资格,自然倍加珍惜这难得的资格。

这一规矩被我“拷贝”到这个班来,不用说,琼琼第一个在这问题上“试刀”。我站在讲台上,学生感到异样,纷纷停下手中的笔。“今天的情况不妙,琼琼,本子上记载你课上吃零食,你需要向全班同学说明此事是否属实,如果是老师误会,你我可一起向胡老师解释;如果属实,你需要接受规则的惩罚,自今天起,一个月内不得带零食。”同学们看看琼琼。岂知琼琼低着头,却是一脸愤怒的表情斜了我几次白眼。猛然想起前任班主任的“忠告”,这琼琼吃软不吃硬,什么事都需要好好说,顺着她一点,否则让你下不了台。她“吃软不吃硬”性格的形成,居然是小学一年级开始,她的班主任与她的妈妈是要好的姐妹,对她袒护有加,无论什么事都替她开脱,于是她习惯了不承担责任。到了初中,每每犯错误,她都率先抖起一身刺,让你避而远之,直到你轻声细语跟她交谈,哄劝一番她才对自己的过错略表悔过,于是她成功地给自己添加“吃软不吃硬”的标签给所有老师看,所有老师就这样被下了套,还误以为摸到她的底细因材施教。可我偏偏就是认死理的人,有时息事宁人只治标不治本,甚至把教育引向反面——学生由此不辨是非黑白,只求“软”招躲避惩罚。

这一天迟早是要来的,我下定决心,我要让琼琼明白,“强”与“霸”只是以表面的气势掩盖内心的虚弱无力。于是我追问:“琼琼,你需要给大家说明事实,因为你今天的问题涉及我们先前定的规则,这规则是我们自己定当然得自己去遵守,否则岂不是自己打自己嘴巴。”出忽意料的一幕发生了,琼琼猛然站起来,眼里冒火一般怒视着我,用凄厉的声音怒吼了一句,这一句怕令我今生难忘:“你算老几?”预想过她会有过激反应,所以我用语都极其谨慎,可万没想会是这么出格的言行。我马上还击:“这个班里,我算老大。”我知道对“痞子”需要用痞子的招数,虽然这样说很容易被众多教师朋友“群起而攻之”,但到如今我还固执地这样认为。

我以为我那“痞子”般的语言会让她见好就收、知难而退。哪知她还莫名地吼了一句,这一句怕也令我今生难忘:“如果有本事你去当主席!?”这还有一丝学生的气息吗?我再次冷冷反击:“我是当过主席,学生会主席。”“我是说国家主席。”说实话,当不上国家主席并不让我觉得丢人,再说从呱呱坠地开始就没想过当国家主席,但琼琼的话语分明是嘲弄与戏噱,我还得绝地反击:“我先把你这种二百五收拾干净了,再去当主席。”听到这一句,琼琼无话,干干地站着,一时束手无策。班级学生看看我,看看她,看看她,又看看我,这一幕太戏剧化了,他们都简直回不过神来,凭这一点,确实证明我的反应比他们要快。

放学铃声响起,我平静地宣布说:“放学。”此刻我需要给琼琼包扎一下“伤口”了,毕竟那句“二百五”不是谁都吃得消的。但我不能轻易走过去安慰,因为我不能再给她强化“吃软不吃硬”的标签。于是在给她妈妈发了条短信后(让她亲自来教室接,并帮我演双簧),我故作无事一般地检查班级布置,毕竟才第二周,很多细节还需再完善。眼睛在检查,内心却极其留意琼琼,如果她此刻要去跳楼,我还得扑上去拉住,虽然是一楼,可下面还有个地下车库的下坡,跳下去也是让我吃不完兜着走的。

我需要等她主动开口,或是她妈妈的到来打破僵局。一分钟、两分钟……时间过得真慢,真是度日如年。20分钟后,琼琼走过来……,那一瞬间我明白,我成功了,但完整意义的成功还需接来下的引导。

走到跟前,琼琼不敢正眼看我,低着头嗫嚅道:“对不起,郑老师,我不是故意冲你来的。” “可你的做法确实容易给人误解,大家都会认为你在跟我唱反调。其实你是跟规则唱反调,我只是做了一名规则的维护者而已。”她沉默。我继续:“如果你对这一规则有意见,你为什么事先不提议呢?需知我们的规则是我们自己制定、自己遵守,也是为了维护自己,规则是一种约束,更是一种保护,对每个人有着同样的约束,才能保证全班更充分的自由,难道不是吗?”“其实我对我们的规则挺满意,以前从没有哪位老师允许我们带零食。”

“那你的冲撞又为哪般?”我追问,虽然我猜到答案。“我故意装作很生气,是想让你们不敢再批评我,以后我犯了错都好好跟我说。”她答道,果真如此。

教育啊,有多少的怪现象是我们惯出来的,或说是无原则忍让造就的。如果不是经历此事,琼琼到何时才不再逞“凶霸”?我也高度坚持要因材施教,对内敛的多宽容,对毛糙的多提点,对倔强的多顺势治疗。可有多少“材”只是我们的假想?有多少“材”是在利用我们的善良与退让?有多少“材”将因此而变本加厉地扭曲?琼琼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吗。

        琼琼妈妈到了,在她开口询问事情经过前,我先说:“琼琼妈妈,她已经认识到自己错了,可见她还是通事理的孩子,只是这样的错误不可重演。”琼琼妈吁了口气,想起要与我演戏的任务,也连忙附和:“你说你们有多幸运,有郑老师来带你们……”这招“借东风”的办法看起来也不错。此后,琼琼倒是鞍前马后的,想着法子与我套近乎,自然引起同学的侧目,我又需寻机开导,这也是后话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4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